广州私家侦探

广州私家侦探爱情这东西就能让人变成傻瓜

因为小猫极爱吃鱼又个性懒散,故得了这个外号。平心而论,小猫生得并不美—矮胖、小眼睛,五官生得并无甚特色,但偏偏她就是极有男人缘,性情如水一般温柔,经常撒撒娇、发发嗲,无论对方是异性还是同性,会示弱的女孩子,运气都不会太差。
 
小猫的专业是服装剪裁,裤脚改得尤其好,十九岁参加工作,和大学毕业一年后工作的我相比,她可真是千帆阅尽、世故老练。平日工作中,广州私家侦探她维护客户关系的手段是最强的,外柔内刚透着一股精明,然而骨子里还是懒的,早上拉着我出去跟老板说跑客户,见了三个客户之后吃好了午饭,拎着两斤水果闯进一户民宅,开口就说:爷、奶,我回来了,这是我同事。然后和我在小屋大床上倒头就睡,午睡之后吃个西瓜消消暑,唠几句八卦开开心,最后回家,各找各妈。
 
一天天过得自在潇洒,业务不少谈,钱也不少赚,平日里在公司嘻嘻哈哈,性子圆滑谁也不得罪,上司同事大多待见她,一路顺风顺水。从最开始在饭店做服务员,到ktv(练歌房)公主,又到杂志社流程编辑,她吃过苦跌过跤,性子虽然懒散,却未改初心,一意上进,想做的事情,大多成了真。
 
只是她的情感之路,却不如职场这般顺遂。工作上,有时候你努力了,争取了,确实可见成效,钱的厚度大多跟汗水成正比,即便有曲径通幽的捷径,却需要马虎不得的功夫,只是情场上,就未必如此了。
 
一天中午,两个女人来公司找小猫,言辞之间有些古怪,让她们进来她们不肯,就在外面走廊里站着等,不一会儿小猫和她们进了消防通道,许久没回来,就有同事在我耳边低语:不好了姐,猫出事了!
 
我们三五个女的撸胳膊挽袖子就跑出去了,我们几个人身高都在一米六五以上,更有一位一米七五的体育系壮妞压阵,加上我单手拎大桶装水的技能,别说对方是俩娇滴滴的娘们儿,就是俩五大三粗的汉子,我们这几条地头蛇,也有本事让她们溅一身血。
 
到了消防通道里,见了血的是小猫。她的脸上、脖子上都被挠出了血痕,有的地方伤口深,有的地方浅,深深浅浅交杂在一起,看得人心疼,她没什么表情,满眼云淡风轻波澜不惊,倒是那两个出手伤人的此时哭得梨花带雨。我说:你们别动手,有话好好说。其中一人哭喊道:要是你老公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了,还有话好好说吗?小猫仍是站在原地,眼睛的视线聚焦在空中虚无的某个点上,一言不发,沉默得像一棵暴风雪中的松,任外界风刀霜剑,她自默然不动。
 
最终,那两个女人甩了脸上的泪,直接从消防通道走下了十八楼。我想了想,可能是因为我们堵在出口处,她们走不到电梯,即便走到了,也没有面对等电梯五分钟漫长尴尬的勇气。
 
我拉着小猫跑到公司旁边的酒吧里喝一杯,那是我第一次喝鸡尾酒,还是在上班时间。
 
小猫点了一杯蓝色夏威夷,杯子里装着澄蓝色的液体,杯口蘸着一圈盐,那个造型太好看,像街上扮成雕塑的任人投币的行为艺术家,我忍不住端起来尝了一口,盐入口的苦咸味让人忍不住灌一口杯中的液体,液体中有酒味,却带着淡淡的香甜,只是它的口感不像看上去那么美丽。这东西有点儿像爱情。
 
小猫说:他是我在北京ktv做的时候认识的,那时他总来找我,待我很好,后来我才知道他有家。我跟他早断了,只是最近他总给我发短信,估计信息被他媳妇儿看见,就漏了。
 
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表情有些悲切,好像在缅怀一件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,回忆一段再也回不来的时光,追思一个再也活不过来的人。我说:怪不得你丫东北人说话调值还那么高,怪不得你丫纵横歌界无敌手,枉我自负天籁之嗓败在你的麦克风下,这么一算我也不亏。在北京找你唱歌还得花钱呢,我赚大发了。
 
小猫那天给我讲了不少她坎坷的情史,她在沈阳处的狼心狗肺的男朋友劈腿跟她闺密结了婚,她心灰意冷成了北漂一族,在北京,她也遇到过一些人,有一些故事—其间,辜负过爱她的,也被她爱的辜负过,兜兜转转,一无所获。
 
小猫情路坎坷,每次恋爱都倾尽所有感情,把每一天当作世界末日一般用力去爱,但每段感情总生出这样那样的枝节和波澜,即便经过不同的过程,结局却总是一样。惨淡收场,或者歇斯底里地收场。
 
就好像不同的河流最终通往同一个入海口一般,有的河流来自雪山,带来最纯净的水流;有的河流来自丛林小溪,携着最清冽的支流;有的河流来自黄土高原,夹杂着大量的沙石。最终这些河流都通往同样的地方,宽广无垠的大海,这里有五湖四海的水系,没有人在意你是冰川水、丛林水还是沙石水,一切都归于原点。
 
小猫回到沈阳,爱情的运势并没有好多少,后来她迷上了打游戏,自称正太杀手,专挑稚嫩的小鲜肉网恋,在结束了一场虚拟伤神的分手之后,一位先生主动出现在她的视线中。小猫称这位先生为熊孩子。
 
熊孩子先生......我们简称其为熊先生吧。熊先生跟小猫网恋的时候大三,两个人的爱情从网络一路延伸到现实,小猫对熊先生的关怀简直无微不至,她可以买从沈阳到南京的站票,站整整一宿,只为亲手把驱蚊液送到他手上。
 
当然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她太想见熊先生了。熊先生当时虽然是个穷学生,但也有曾经花一千块钱给小猫在游戏里买一身极品装备的痴情壮举,但这件事被小猫骂了一个月,很久之后,小猫再跟我提这事儿时还愤愤不平:一千块啊,干啥不好,买装备也太傻了......
 
我白了她一眼说:当初不知道哪个傻瓜站了一宿把驱蚊液送给这个傻瓜的。
 
爱情这东西就是能让人变成傻瓜。
 
小猫对熊先生的爱,可以用宠爱二字来形容,熊先生是典型的智商高、情商低的类型,擅长考试背书,却不擅长识人逢迎,小猫就给他讲为人处世的道理,讲她八面玲珑的技艺。我说:你能帮得了他一辈子吗?他终究有一日会明白这些道理,如果他有千帆看尽的一天,是否还会对你一往情深?
 
小猫说:我会尽我所能把他安置在温室之中,呵护他,把我的智慧教给他,不让他过于社会化,让他看不到千帆风景,眼里只有我一个人。她说这话时的表情,颇有点儿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的悲壮。
 
熊先生最终为小猫放弃了考研,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公务员,小猫所担心的千帆看尽的危机最终没有发生,熊先生顺风顺水地做了个小职员,在距离沈阳两个小时车程的小城市里,每周与小猫见一次,有时他回来,有时她过去,日子就这样过去了,然后有一天,小猫跟我说:我要结婚了。
 
我真的没想到她会结婚,不是小猫岁数不够,而是熊先生太年轻,而且对于两个人的恋爱,熊先生的家人一直反对声一片。
 
于是小猫和熊先生去见家长,莫说是父母,七大姑八大姨、二大爷三叔公几乎来了个遍,小猫穿得花枝招展,踩着细细的十厘米高跟鞋就去了。
 
她说:我虽然个子不高,但也不能在气势上矮了他们一头不是?斑斓绚丽的衣衫是她的战甲,水钻闪闪的高跟鞋是她的战靴,伶牙俐齿是她的武器,她招摇地骑着电动车去熊先生家,好像胯下是一匹赤兔宝马。小猫将如同传奇战士一般过五关,斩六将,她踌躇满志,志在必得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
 
于是经历了几天的三堂会审,熊先生的家属团的一致意见还是:不同意。
 
不同意的理由很简单:小猫长熊先生八岁,即使现在你侬我侬恩爱正浓,谁知道几年后会怎样?十年呢?二十年呢?
 
熊先生生于书香世家,熊先生的母亲说话声音不大,却字字句句戳人心口:现在你还算年轻,十多年后,他有大把好时光,而你却只在走下坡路,他事业有成风生水起,而你却只能买高价化妆品天天去美容院,何苦呢?小猫用招牌微笑迎着对方,她眼睛小,笑起来显得更小,如果她勾勾手那就是活的招财猫,她就用这个招财猫的笑容看着对方大概有一分钟,看得熊先生母亲都有些毛骨悚然了,她才幽幽开口:谢谢阿姨为我们打算了那么久以后的将来。不过未来怎样,我不清楚。我只清楚今天,今天我们相爱,而这许多许多的今天,才是我们的未来。如果不爱他,我连今天都没有。
 
熊先生家人对小猫的三堂会审没有想象中的激烈,长辈们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坚持最后也不再多说,双方没有恶语相向,也没有撕破脸皮,熊先生父母自始至终只有两个字:不行。
 
他们表示,他们绝对不允许小猫和熊先生结婚,如果一定要结,那宁可断绝父子关系。
 
几天的鏖战,小猫使尽浑身解数,却无法攻破对方坚不可摧的堡垒,这场战争没有一兵一卒,没有血流成河,没有尸骨如山,却击碎了小猫天真的幻想。几个月后,我接到小猫的电话,她说:某月某日某时,××酒店一楼大厅,礼金准备好了啊,这家酒店不错,我订的都是硬菜,敞开吃。
 
我惊讶:他爸妈同意了?
 
小猫的声音十分俏皮,我甚至能想象到她在话筒另一端巧笑倩兮:没啊。所以我把熊孩子拐来了,我们俩是私奔,婚宴上全是娘家席,一个婆家亲戚都没有,也挺好,省得挨个儿敬酒点烟,熏死老娘了。
 
我更惊讶:你不怕人家爸妈告你拐卖儿童?她仍是笑:滚。二十四的儿童我不拐,留着早晚有人采,老娘不采白不采,嘿,白不采!
 
好嘛。一位正太收割机,终于找了个比自己小八岁的正太,总算可以不祸害其他的祖国花朵了。
 
小猫结婚后并没有变成个勤俭持家、任劳任怨的家庭妇女,她仍然没心没肺地上班,八面玲珑地跑客户,用力生活用力工作,后来和朋友开了个公司,她是合伙人之一,居副总之位,手下一群小弟小妹,和她相处得其乐融融。
 
有小猫在的地方,就好像没有忧愁。即便你明知道这世上纷繁杂扰,但她就是有这样的本事,以自己为圆心,以她的小眼睛做半径,画出那么个小小的圆圈,一个虽然小,却能感染人获得快乐的乌托邦圆圈。
 
上个月小猫给我打电话说:我遇见前任了,就是劈腿跟我闺密结婚的那个。他在开出租车,车是租的,每天睁开眼就欠人家钱,正好我打到他的车,他满脸疲惫地跟我抱怨他老婆如何如何,我下车时,他还满眼憧憬地问我,我真羡慕你现在这样,留个电话好吗?
 
我问:你留了谁的电话?
 
她嘿嘿一笑:骗我的那个有妇之夫的。
 
不愧是小猫。即便她见过世间最丑陋的人心,即便她明白世间惨淡的现实,即便她将一颗真心交托出去,屡屡被辜负,常常被伤害,却始终不改初心,不为昨日的伤痛自伤自怜,不为哭泣而错过今日的阳光,前方若不平坦,她会为自己选一双高跟鞋,穿得花枝招展,边走边嘻嘻哈哈,把全世界踩在脚下。
 
容貌会老,但心境不会;黑发会苍白,但气质不会。每个女孩都值得拥有最好的那个男孩,也许他姗姗来迟,也许他小你八岁或者大你八岁,也许他笨笨的不会讨你欢心,但他终究会来,脚踩着七色云彩,为你拒绝了全世界的澎湃,倾注他全部的钟爱,吻着你的额头,说:别担心,有我在。
 
文章来源:广州私家侦探 http://www.gzzhentanshe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